饲料导购

主页 > 饲料 > 饲料原料 > 丰产叠加豆粕胀库 压榨企业期现货并行谋出路

丰产叠加豆粕胀库 压榨企业期现货并行谋出路

作者:宋美丽来源:中国证券报中国证券报时间:2017-08-07 09:33点击:

“现在每压榨一吨大豆,油厂基本上都会亏损50-100元不等,而且这种状况在今年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在谈到当前企业经营情况时,多家压榨企业相关负责人无奈地表示。

与当前盛夏酷暑不同的是,今年5月份以来,油厂出现了大面积的亏损情况,不少压榨企业经营甚至陷入了“囚徒困境”。除了油厂,8月5日,在由南华期货主办、大连商品交易所支持的“渤海油轮”油脂油料高端论坛上,多位来自贸易商以及下游企业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当前企业经营比较困难。

那么,何种原因导致国内压榨产业链企业经营遭遇困难呢?面对当前的困境,油厂又该如何应对?贸易商、下游企业又该如何调整采购、备货节奏?

困境中挣扎

“最近,看到经销商的时候,他们总是低着头。”某粮油压榨企业负责人在谈到最近见到的下游贸易商时的情况时表示,这种情况也不是他们油厂乐意看到的,但当前油厂自身压榨出现了亏损,企业经营也面临一定的风险,暂时无暇关照这些有合作的贸易商、下游企业了。

当前,国内压榨企业普遍出现亏损情况。“现在,油厂每压榨一吨大豆大概会亏损50-100元不等,这种情况已经从5月份持续到现在。”国内某大型粮油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豆粕走货缓慢,库存高企,很多油厂出现豆粕胀库的情况,因此不得不被迫停产所致,因此油厂开机率也出现回落。

“尽管近几日油厂压榨利润出现走好迹象,但依然不足以弥补油厂的亏损。”上述相关负责人表示。

相对来说,今年初压榨企业也过了一段“好日子”。“去年四季度到今年一季度,国内压榨企业利润水平整体比较客观,去年12月到今年1月期间,油厂每吨压榨甚至能赚到200多元,这种高利润也是比较少见的情况。”某华北地区油厂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利润的趋势下,油厂纷纷加大马力生产,造成豆粕库存高企,但二季度以来,因下游需求并未出现显著增长,因此油厂出现较为严重的胀库现象。

“有些油厂甚至把工厂变成了仓储和库存。”有业内人士称。

“我们油厂的资源条件比较好,仓库一般存放4万吨的货,现在都堆到4万7千吨了,甚至连‘耗子洞’都填满了。”有天津地区粮油压榨企业负责人在说到豆粕胀库的时候调侃道。

不少经销商、下游企业表示,当前,下游需求并无实质性好转,油厂豆粕胀库现象仍在持续,鉴于这种情况,他们也会谨慎地选择提货量,采用逢低随用随采方式。不过,由于此前与油厂签订过基差合同,买家大多执行此前的未执行合同,油厂在亏损的情况下,会以各种手段催促他们提货。

大豆丰产 豆粕胀库

何种因素导致当前国内压榨行业不景气呢?

首先,从全球大豆产量方面来看,2016/2017年度,南北美洲相继实现大丰收,累计增产12.3%,其中美豆产量1.17亿吨,巴西1.14亿吨,阿根廷5780万吨。同时,2017/2018年度美国大豆播种面积大幅增加,尽管趋势单产仅为48蒲式耳/英亩,但期末库存仍将到达4.6亿蒲式耳。

在南美大豆丰产的同时,2017年我国大豆播种面积亦出现大幅增加。“政策引导和种植收益好转是导致我国大豆种植面积出现触底回升的原因。”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高级分析师王辽卫表示,种子销售情况也表明今年黑龙江等产区大豆播种面积大幅增加。

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大豆平均单产仅为美国的52%,成本远高于美国大豆,在压榨领域竞争优势全无,但也表明单产提高空间很大,产量发展还有机会。

在产量大幅度增加的同时,市场需求也出现了显著增长,特别是中国,去年进口了8300万吨的大豆,而这一年的市场需求也增加了将近1000万吨。“现在全球大豆市场整体面临的是大供给和大需求的现状。”王辽卫表示。

根据天下粮仓数据显示,因7月1日以来税率下调,部分6月末到港船只延期至7月到港,7月国内各个港口进口大豆到港共计145船923万吨,高于6月份854万吨的到港量,较去年同期增幅18.95%。不过,由于压榨利润下滑,部分船期推迟,预计8月份进口大豆到港量会有所下滑,预期到港量810万吨。

其次,下游豆粕方面,一般来说,豆粕主要用以生猪饲养、禽类、水产鱼类等。数据显示,当前,全国主要油厂豆粕库存为125万吨,与此前一周基本持平,较上月同期的107万吨增加16.8%,较上年同期的97万吨增加28.9%,较过去三年均值的98万吨增加27.6%。业内人士表示,8月中上旬,豆粕库存可能会继续保持高位。

“目前,豆粕在饲料中的添加比例已经到极致,未来随着养殖收益及玉米豆粕比价的改变,添加比例有望下滑,对杂粕替代效应也在减少,未来消费的增幅主要来自养殖自身的需求增加。”王辽卫表示。

那么,后期进口是否还会增加呢?“关键还要看后期压榨利润。”王辽卫表示,尽管前几个月国内大豆到港较大,而国内的压榨量基本维持在170-190万吨,因此目前来看,大豆+豆粕供应压力依然较大。

值得欣喜的是,“5-7月份进口大豆集中到港的压力即将过去,行业已经步入最差时段的后半程,预计后市豆粕基差走势将趋于坚挺。”王辽卫表示。

期现货“两条腿”并行

对于当前的市场现状,压榨产业链企业又该如何应对呢?

针对下游企业,禾丰集团相关负责人建议,倾向于选择基差模式锁定远期的合同。除环保和其他因素外,一般库存会维持在7天左右的水平。如果买不到基差模式的合同交易的话,也会考虑用远月合同的“一口价”定价模式,但这种方式会动用较大的资金量,平时用得比较少一些。

针对油厂的豆粕销售压力,霸州路易达孚相关负责人表示,首先要搞清楚油厂豆粕高库存压力产生的原因。一方面,库存高企说明油厂出现卖不动情况,因此可以选择降价售卖。另一方面,油厂合同已提前卖掉,但由于下游企业未能执行,造成提货速度放缓,这也就是当前几乎所有油厂正在遭遇的问题。面对这样的问题,油厂的下策是选择各种方式,促使下游企业尽早提货,但并不提倡这种方式。而另一个较好的办法是该怎么去预防合同卖出执行不了的问题。

“从这些年我的经验来看,目前至少有两种可用的办法。”霸州路易达孚相关负责人表示,一种是分散合同,首先不能把所有的合同集中在某一人或者少数人手上,最好是平均分散一些,在客户结构上要保证有一些或者一定比例的饲料厂客户。由于饲料的使用是比较平稳的,每天的用量相对比较固定,如果油厂的合同一部分能够给这些饲料厂,去保证它日常稳定使用的话,相信这一部分合同应该可以进行有序地执行。而且饲料厂对于价格的波动没有那么敏感,即使是豆粕价格下跌了,也有其他方式能够消化掉。另一种是预防,在销售之前尽量地卖给那些信誉好、执行力强的客户,尽量避免每年都会出现的订好合同不执行的情况。

不过,客观地说,基于年度的销售计划以及对市场风险的对冲,不少油厂会提前销售远期的基差合同,以提前锁定自己的利润。而经销商、下游企业也会根据自身的需要,提早几个月与油厂签订基差合同。“要是经销商、下游企业都不执行合同的话,虽然油厂会收到一定的违约款,但相比合同违约,仍会面临很大的亏损风险,因此油厂催促经销商、下游企业提货是比较正常的情况。相对来说,经销商、下游企业因为已经提前签订了合同,就应该承担合同履约的责任。”有压榨行业人士分析道。

“从另一角度来看,这可能也反映出市场正逐步向理性阶段过渡。”上述粮油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油厂的竞争模式,或者说整个压榨行业的竞争核心已经发生变化了。随着融资豆的退出市场,现在国内油厂相对来说是越来越理性了,基本上是依靠压榨利润来调整进口节奏。当前,全行业仍是1.5亿吨的产能水平,在压榨利润可观的阶段,油厂的开工率甚至可以达到60%-70%,相反,开工率则会降至50%。

从衍生品市场来看,南华期货的农产品研发总监何琳表示,除了可以选择使用期货参与套期保值外,油厂可以选择使用场内豆粕期权,来规避现货市场上的豆粕价格下跌风险。期权交易不仅成本可控、可预测的,而且采购的价格成本也可事先计算出来。此外,还可做事件型预判,比如在预判8月USDA(美国农业部)供需报告数据之后,可以用一定的资金做期权是进行看涨或看跌期权。现在虽然场内有限仓要求,存在流动性方面的问题,尚不能完全满足大体量的市场需求。但后期,随着交易所逐步放开入场的门槛,有更多企业参与进来的话,就会把市场做活做大。

“从油脂油料产业链角度来看,整个压榨行业已经进入到越来越精细化的竞争阶段。”有油厂相关负责人表示:如上游油厂方面,不仅要拼盘面的压榨利润,还要拼套期保值水平、采购水平,以及对人民币汇率走势的判断。贸易商和下游企业方面,从2014年开始,逐步改变以往的单边交易模式,开始接受基差交易,通过自己对市场或者对基差的判断,将风险嫁接到期货市场,从而去认识、理解市场,赚取利润。

责任编辑:宋美丽  

饲料资讯 行业新闻 企业动态 行业评论 业界人物 政策法规 行业会讯 企业管理
饲料行情 豆粕 玉米 大豆 添加剂 杂粕 鱼粉 油脂 乳清粉
饲料技术 技术文章 饲料配方 饲料营养 饲料标准 饲料原料 检验检测 加工工艺
添加剂 酶制剂 微生态
饲料交流 饲料交流专区 全价料交流 预混料专区 饲料配方 原料采购 浓缩料交流
论坛焦点 论坛精华 版主推荐 论坛热点 使用经验 人物博客 活动召集
饲料导购 全价料(配合料) 浓缩料 预混料 饲料原料 添加剂 蛋白质饲料

锐奇数据

热门讨论

热门猪病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