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料中心

主页 > 饲料 > 饲料人物 >

守候静好:一个畜牧营销人的文学梦想

《守候静好》| 诗文集 可以感动,因为坚守真诚;可以阅读,因为坚守纯洁;可以读懂,因为坚守朴...

诗文集荐书 | 「 守候静好 」曹剑波诗文集

岁月流年,记忆过往。 守候初心,方得静好。 可以感动,因为坚守真诚;可以阅读,因为坚守纯洁;...

新希望的“新肌肉”和刘畅的尴尬

“名媛”亲尝猪饲料,这原本不是刘畅所追求的生活。14岁的她留美读书,本畅想成为一名社交名媛,...

刘永好:“四化”转型 再造一个新希望

作为改革开放浪潮中第一代下海创业的企业家,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一直是民营企业家的标杆性代...

新希望刘永好:民营企业产融结合路径探索

当前经济增速放缓,实体经济该如何做? 11月30日,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在21世纪亚洲金融主论坛...

中粮赵双连上任近一年,相较宁高宁是否更出彩?

2016年1月,赵双连任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离开转任中化集团董事长 一年的时间马上要过去了,赵...

前新希望六和CEO陈春花:上不上大学真正的区别在哪里?

文|陈春花 (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教授、博导,前新希望六和联席董事长兼CEO) 对大学独有的情节...

管理大师陈春花说:好公司无外乎三点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管理学教授陈春花 新浪财经讯 新希望(8.130,-0.03,-0.37%)集团2017年校园...

你还认为新希望是卖饲料的?刘畅可不这么看

新希望集团董事、新希望六和集团董事长刘畅 新浪财经讯 新希望(8.140,-0.02,-0.25%)集团2017年校...

陈春花:我是如何帮新希望六和调头向上的?

陈春花说,对今天的管理者来讲,最大的挑战是认知不确定性:经营的不确定性只会影响公司盈亏,结...

一个“2岁”养猪人的自白

2年是一溜烟会过去的时间,但一个25岁的小鲜肉就在这短短2年时间内,迅速成长,从刚毕业的学生成...

王晓宁:我是一个月嫂

日常生活中,人们骂人时,经常会说你看你跟猪一样。传统养猪,都是把不吃的喂给猪,而且猪圈脏乱...

宋永柱:养殖户的业绩就是我的业绩

2015年4月17日,是绵竹德康第一家家庭农场关猪的日子,绵竹德康家庭农场服务部生产管理专员宋永...

有效率的奋斗

绵竹德康家庭农场开发专员李文学对特驱最初也是最深的印象就是:培训时候看到的那张骑摩托车涉水...

希望历史上第一个经销商总经理的诞生

希望初体验 1992年,还在电子科技大学读书的王德根就被希望集团刘氏四兄弟大学毕业后回乡创业的...

陈育新董事长:三次下乡一心为农

两岁下乡,他成为农民的儿子 1950年2月8日,一个男孩降生在四川省新津县平岗小学教师郑康致家里...

特驱集团董事长王德根:管理不复杂

真正优秀的企业应该5倍于行业平均增长速度。就算是行业整体下滑的情况下,我们也应该继续保持优...

特驱集团董事长王德根:实现梦想需要“简单执着”的傻气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和亲历者,陈育新董事长和他的三个兄弟作为第一代创业者,带着追求美好...

特驱集团董事长王德根:为梦想找到一个支点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和亲历者,陈育新董事长和他的三个兄弟作为第一代创业者,带着追求美好...

特驱集团董事长王德根:追求梦想的脚步不能停止

有人问我说:你为什么那么爱往前冲呢? 我觉得其实人生就是一次旅途,而在这个向前走的过程中,...

“京”彩岁月 赢在路上

--天富莱溢佳董事长陈宏激情开讲 2016年5月6日,天富莱溢佳新品发布会在龙脉温泉酒店举行,20家...

油脂油料上涨主要受国内资金推动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信息处处长,硕士、高级工程师,此前曾担任九江中宏油脂公司副总经理,中谷集团...

行情发展迅猛 业界呼唤期权

玉米现货供应其实严重过剩,但近期期货市场资金来势凶猛,玉米期价大幅攀升,把看基本面做套保的...

“i到位”苏雪峰:农牧企业要想活得好,走这条道

作为中国未来30年最大的金矿,农业互联网+到底什么样? 把农产品简单地放到阿里巴巴上销售? 像...

特驱集团董事长王德根:做事有主见,人生不迷茫

我们处在互联网时代,各种信息异常发达,如果盲目地随波逐流,往往结局与自己的愿望南辕北辙,究...

中国未来的市场依然会需要大量的猪场

经过近三年的猪价持续低迷,以500万散养户退出换来的猪业大繁荣背后,饲料企业利润进一步收窄,...

特驱集团董事长王德根:以其无私而成其私

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

特驱集团董事长王德根:选你所爱 爱你所选

很多人都问我,好不容易跳出农门,从电子科技大学毕业为什么又会选择回到农村做农牧?一年几百万...

特驱集团董事长王德根:主动走一条少有人走的路

红军为什么要走二万五千里长征?因为当时红军面临着艰难的生存环境,为了生存,为了摆脱国民党军...

特驱集团董事长王德根:做农牧“看得懂学不会”

近年来大家都大谈经济转型、大谈互联网+思维对传统行业的巨大影响,似乎现实中遭遇的种种经营困...

热门排行

编辑推荐